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九品九道 > 第84章 秘密

第84章 秘密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怎么会是头发?
  昨天的夜里,明明扒了孩子的衣服塞了进去,大家都看着清清楚楚,怎么回来后什么都没有,怎么就只有一根头发丝?
  几人都很吃惊。
  王大石听到头发既是恐惧又心烦。
  楞菇师傅正是尝吃了阴先生所配制的偏方中毒而死,偏方的配制之中便含有头发。当时,大福右为了羞辱阴先生,把院门前那束辫子绑在王大石的腰上当腰带,难道这根头发跟那一束辫子有什么联系吗,那阴先生究竟是什么目的,为什么要害死楞菇师傅,而楞菇师傅当初躺在病床上,对这些事情一字未提,着实让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  孩子的病情又耽误了下来,床边的老奶奶表情僵硬,似乎有些失望,仍然一动不动。
  王大石在床头换了一根桃枝,又把床下的火盆加了炭火,这时,他发现孩子的口中已经吐出黄色的口水,呼吸已经困难多了,再不及时救治,恐怕就要一命呜呼了!
  殿中,五个人相互望了望,一时间没有办法。
  孩子的病症越来越是严重了,从现在的状况来看,并非扒死人衣服给孩子穿上这么简单了,孩子的灵魂已经不在,时间长了,孩子的身体器官会发生变化,即使现在给他穿上死人的衣服,也要配制一些中草药给以救治身体了。如果这个孩子死在乡土派,乡土派的威名又将受到损益。
  王大石几人都是新进的弟子,见识不多,对行道不堪了解,就目前而言,还是要靠着黄修仙的指点。
  这时候,黄修仙又看了看孩子的身体,深深地叹了口气,又摇了摇头,显得很无奈的样子。他说道:“乡土派治病救人而扬名天下,楞菇师傅死后,只能借助别人了。哎,不久乡土派名誉将毁了!”
  “什么借助别人?”王大石没听明白。
  这时,黄修仙说出龙虎山的正一道观。正一道观的张道长,画符念咒、降妖除魔、祈福禳灾,最为擅长的一门法术叫:灵魂出窍,可以利用灵魂出窍之术与鬼怪沟通,大概有救治孩子的把握。
  灵魂出窍,施展这门法术后,本身的灵魂已经到了阴界,可与鬼沟通,明白鬼的用意,甚至与之谈判。
  王大石听到这里,突然想起在楞菇师傅传袭下来的《行道金诀》中也详细地介绍了这一术法,只是王大石没有学习演示。这门法术学起来很简单,但是很危险,唯怕自身的灵魂出去后而收不回来,特此需要经验老道和法力深厚,熟练掌握咒语口诀和金诀。王大石只见过楞菇师傅和黄修仙掐诀念咒贴符箓,熟悉步骤和方法,但是没有实质用过,未免相差远矣。
  几人听了黄修仙这么一说,没有想到江西龙虎山的正一道观竟然有此等高人。
  张道长,名张临人,遇到危难需要帮助的时候,他总能及时地、莫名地降临,所以人们都以此称呼之。不过,那是他年轻云游修行时而为。正一道教是行道中的大教,张道长一直潜心研修,又有行道中的大事兼身,很少像之前那样有求必应了,有难而临了。
  听这么一说,王大石莫名地佩服起来,张临人既能治病救人,还能展示灵魂出窍法术,想必和楞菇师傅的武功技法不相伯仲,如果能请来张临人,既能救人,也能让俺们几人增长见识。
  王大石心盼张道长能早点到来,他曾经寻找黑胡老人占卦的时候,经过龙虎山的正一道道观,那时,群道弟子都在举行斋醮仪式,人员鳞集,着装正规,真是气势如虹!斋醮时,方圆十几里设立关卡,把守森严,一见便是个正规的大派系。王大石想到此,心中一阵感慨,他想若是再能见到那种场面该是多么好,多么荣幸的一件事情呀!他见没有人愿意去请张道长,当下抱拳向黄修仙请示说道:“黄掌教,我,我愿意去请张道长出山。之前,我便经过龙虎山,而且还认识龙虎山弟子柳菲霞和华苍海!”
  黄修仙没有想到王大石自告奋勇,他朝王大石笑了笑,害怕他办不成事,便派风游僧和王大石一块去,然后给风游僧两块铜板,让他到附近的街市租一匹好马,快去快回。
  王大石没有想到黄修仙这么痛快就答应下来,很是高兴,连忙道谢后,随风游僧一起出发了。
  这算是王大石第二次出远门,而且是去曾经经过的一个地方,坐在马上,心神对龙虎山的风景和正一道观思往不已。风游僧小的时候跟父亲走南闯北,会骑马,而且骑马的技艺不错,驾驭起来,犹如疾风,数天的功夫便到了龙虎山正一道观。
  张道长追慕楞菇师傅的威名和武功技艺,虽然得知楞菇师傅已经死去,但还是乐意赏她的面子,他骑了一只日行千里的鬃毛良驹,利用术法,很快便来到了乡土派。
  王大石和风游僧把张道长接回教,黄修仙没有上来相迎,王大石看着很是尴尬。
  接着,王大石把张道长带回客厅,这时大竹梅为他准备了茶水和香茗点心,奉上慢用。
  风游僧把千里良驹拴在山后吃草,然后又把租来的马儿还回去。
  王大石不知道黄修仙出了什么事情,堂堂正一道的道长来临,居然也不恭候,真是太没有礼貌了。王大石正要走出客间,喊黄修仙掌教,张道长却让王大石留下来。
  这时,王大石才感觉到张道长非常和蔼,在他的心目之中,道长总是趾高气昂,有一副怪脾气的模样。
  王大石这时偷偷地看了张道长一眼,他清瘦的神骨,飘逸的道袍,骸下长须垂飘,拂尘衔在腰间,简直就是一位仙人。
  张道长和蔼地笑了笑,朝王大石问道:“这一路来的急忙,不知道这位青年芳龄何许?”
  王大石不知道张道长这厢意思,面对这样高人有些抖颤,低着头将要回答,突然想起楞菇师傅的教诫:昂起头才能发现自己长的并不矮。他此刻昂起了头,回答道:“本人虚龄十九岁,哦,不已经二十岁了,快二十岁了!”
  “年纪轻轻,便有这等魁梧长相和这等气质,乃实属罕见呀!”张道长捋了捋胡须。
  楞菇师傅教诫他要坚强,欧阳紫云也曾说他唯唯诺诺,而张道长却大大赞誉他的气质,王大石真不知道几个人的观点不同,还是自己在进步和改变。
  此刻王大石想了想说道:“张道长,实不相蛮,本人之前是胆小如鼠,犹犹豫豫,多亏楞菇师傅的教诫,是屈辱和困苦的磨练才成就今天的我,在下永远不会忘却!”
  张道长依旧是笑着,王大石看着他很是温暖,仿佛天地之间,面前这位道长便是自己的慈父一般。他说:“贫道见你天庭饱满,肤肉升腾,体格健硕,体内元气鼎盛,一定是修习武功和技艺的高手,乃真操实练的人。哦,不知这位青年学的是行道之中哪家门派的玄门气功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